快捷搜索:

王兴凭啥怼马云?巨亏背后,美团更大的危机是

原标题:王兴凭啥怼马云?巨亏背后,美团更大的危机是什么?

图片来源: IC photo

作者:铑财-铑财研究院 青金

导 读

利用大松大柔的劲法,让鸟儿在手中无法起飞。还能内爆西瓜,瓜外部完好,内部粉碎。拥有如此“神功”的雷公太极创始人雷雷,却在实战中先遭“格斗狂人”徐晓冬10秒KO,又被武林风选手王知亮打哭,成了网友群嘲对象。外表看,雷雷高大身躯足够唬人,只是腹部的大块脂肪,暴露了虚实。一旦碰到高手,原形毕露。

一定意义上说,美团也陷入类似尴尬。外部看,以团购入手一路突破边界,业务覆盖外卖、酒旅、出行、新零售等诸多领域,市值远超2000亿。还有腾讯流量支持,资本市场助推,看似战斗力十足。实际功力却大而不强、甚至有些内忧外患。且不说共享充电宝、松鼠便利店等阵亡项目不断,共享单车、网约车等新业务陷入巨亏;到店、酒店旅游等也增速放缓;最为核心的外卖业务还首次出现了环比负增。

更为严重的是,“Food+超级平台”的宏伟战略,让美团不断下注,解决“一切”问题的野心下,树立了诸多强敌。饿了么、口碑、飞猪、百度糯米、青桔单车、滴滴打车等对手,甚至形成“坚壁清野”之势。面对日益拉长的庞大战线、强敌环伺的烧钱市场,资本端已然乏力的美团该何去何从?王兴怒怼马云背后,又蕴含怎样的无奈和迷茫呢?

又是一年年报季,几家欢喜几家愁。无论喜与忧,核心数据已是既定事实,无法更改。

对投资者来说,年报则有着巨大的参考价值。尤其是新股年报,无疑一场大考。将企业一切的好坏暴露闹市,天堂、炼狱只在瞬间。

2019年3月11日,初登二级市场的美团发布了2018年报。随后开始了炼狱之旅,不少投资者套现逃离,从3月算起,股价已大跌近20%。

伴随年报刷屏的,不只是股价,还有创始人王兴的怒怼。

尴尬的亏损

3月28日,美团董事长王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发飙,直指阿里巴巴马云一直是他的特别关注对象。王兴表示:“我仍然认为他有诚信问题,多年来损害了中国的声誉。”

2011年支付宝的陈年旧事,现在又翻出念叨一遍,无论马云的阴谋阳谋,王兴的表现还是有些耐人寻味。

有意思的是,王兴接受采访的时间节点,更加耐人寻味。上一次采访,是在2018年9月美团首次公开募股时。而这一次距离美团的首份年报,刚过半月。

不难发现,王兴的每次发声,都是美团资本端可能波动之时。

在一些人看来,2018年美团遭到了阿里的强烈阻击,尤其是饿了么与支付宝口碑合并后,对美团的外卖与到店业务形成巨大威胁,令王兴压力山大。此次不惜翻旧账、揭马云老底,更有对阿里公开宣战的意思。

也有人认为,面对市值超过美团12倍的阿里,王兴还没有全面开战的底气。王兴的怒怼是在用两者的矛盾,转移公众视角,掩盖美团2018年巨亏的现实。也为差强人意的年报成绩,找些借口。

确实,相信王兴也不想让这份年报公诸于世。

3月11日晚间,美团点评发布2018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财报显示,美团点评2018年Q4营收198.03亿元,同比增长89%,全年营收652.27亿元,同比增长92.3%。2018年全年亏损1154.93亿元,经调整后净亏损85.17亿元,同比增长198.6%。

财报显示,亏损原因主要是持续扩大的销售营销成本、研发开支和行政开支。

字面上,与一般亏损企业的原因雷同。但具体分析后,还是存在不少疑点。

首先是营收方面。财报显示,美团2018年餐饮外卖实现营收381亿元,同比增长81.4%;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实现营收158亿元,同比增长46.0%,新业务及其他实现营收112亿元,同比增长450.3%。

客观说,美团各项业务的营收表现都很强劲,相比往年也有较大增幅。这表明其前几年的投入已有所成效。再结合美团相对较轻的资产运营模式,2018年的财报本应营收、利润双增。何以会产生1154.93亿元的巨额亏损、和198.6%的亏损增速呢?

钱花哪了

有网友认为:如此庞大营收,还手握8轮融资(超80亿美金),竟呈现巨额亏损,说明美团在2018年的支出是个天文数字。

美团将赚来的,还有融来的钱,花在哪里了?

仔细梳理会发现,人力成本是其支出的大头。美团2018年的成本开支表中,人员开支超500亿元,占公司开支的三分之二,外卖骑手的佣金高达305亿元。

此外,还包括雇员福利开支152.27亿元。截至2018年4月底,美团点评员工人数46662,合并摩拜并拓展各种新业务后,应该在5万人左右。网约车司机相关成本44.63亿元,为2017年的15倍。外包劳务成本20.87亿元,为2017年的16倍。

由此来看,高达270万人的骑手团队,并非美团完全意义上的优势资产。从持续性的角度看,负面影响甚至比负债更加严重。

不过,财报也指出“餐饮外卖与到店及酒旅两大业务按合并基准计已录得正的经调整经营溢利,这意味着美团主体业务已实现盈利”。

换言之,人力成本不是美团亏损的主因。

再将目光聚焦另外两个支出大项:高额补贴与新业务。

先来看补贴,财报显示,美团交易用户奖励超50亿元,这部分投入一定程度上可视作营销投入。可以看出,拥有市场体量和知名度的美团,补贴仍是维持用户粘度的必要手段。

将时间线拉长,这部分支出也在不断攀升。

2015年-2017年,平台对用户的补贴分别为39.31亿元、26.22亿元、42.09亿元;2018年上升到54.01亿元。

业内人士指出,2018年,美团点评已拥有4亿高频交易用户,对标企业阿里有6亿交易用户,用户增长空间已越来越小,随着流量红利成本提高,美团的补贴支出也将水涨船高,加上“补贴所获流量无法长久”的铁律。可以预见,高额补贴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对美团的财报起到负面作用。

新业务让人欢喜让人忧

相比高额补贴的泥潭,新业务端似乎是个更大的坑。

公开资料显示,美团的新业务主要有共享单车、网约车、B端业务等等。数据显示,新业务及其他的交易金额从280亿上升到560亿,增幅100%。收入从20亿增长到112亿,年同比增长4.5倍。营收大增,主要得益于美团的RMS(餐厅管理系统)和快驴进货(供应链解决方案)等B端业务。

咋一看去,新业务涨势惊人。细观之下,就不再光鲜。

首先一个表现就是毛利。

年报显示从2017年的46%下降到2018年的-37.9%,原因主要是销售成本从11亿增长到155亿,其中网约车司机成本增加了44.6亿(2017年不到3亿)以及摩拜单车的折旧增加等是主因。

也就是说,共享单车、网约车在新业务中拖了后腿。

具体来看。共享单车方面,美团财报显示,自2018年4月4日起,由摩拜贡献的计入综合收益表的收入为15.07亿元,同期亏损45.5亿元,成为拖累美团业绩的主要原因。

网约车也不逞多让,有媒体报道,美团在两座城市的网约车试水一直在赔钱,王兴已暂停了向其他城市的扩张。

体现在数字上就是,摩拜和网约车业务给美团新增了81亿元总成本。由此计算,美团在网约车方面的成本是35.5亿元。

显然,新业务的失利,让美团背上了一个沉重包袱。

梳理至此,资本市场的消极情绪也就有了更多注脚。除了年报核心数据的差强人意,

投资者更对王兴的大手笔烧钱感到不安。

美团的冒进

王兴似乎也认识到了这个问题。

需要注意的是,在2018年大刀阔斧的布局新业务后,美团却表示2019年,将聚焦具有长期竞争力的核心业务,新业务投入上将会更加审慎,并将进一步提高网约车和共享单车的运营效率以持续减亏。

显然,冲突的加剧及新业务的失利,促使美团王兴推迟了一些其他动作。

这预示着,在业内,一直以激进扩张着称的美团,按下了调整健。王兴做大做全流量入口,打造超级流量载体的发展策略,或面临重新评估。

美团“认怂”了。

值得考量的是,这显然和王兴的作风有出入。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曾这样评价王兴,“一旦他认准了什么东西,他就可以和你战斗到底。他就是有耐心坚持到最后。”

如此执着的王兴,为何会一反常态呢?

这代表着投资者有一部分钱白烧了,也意味着美团以往战略太多冒进,出了大问题,希望在2019年放缓脚步以调整节奏。

但调整,是有代价的。

数据显示,在数年持续下注、无边界打造中,美团新业务的收入占比从不足6%上升到17%。2018年最后一个季度,新业务的收入占比已上升到21.2%,呈上升趋势。换言之,美团若对新业务采取收紧策略,攻守策略瞬间改变,可能对其2019年的整体营收产生一定影响。

对此,有专家表示,这种大开大合、激进保守的快速切换,显然出美团和当家人王兴的急迫和不成熟。一定意义上说,对于新业务的保守,看似是一种稳健,事实是另一种盲目。

美团的盲目,还不止于此。

财报显示,美团2018年一年的研发支出70.7亿元,这个数字较2017年增长了93.9%,较2015年增长了近5倍,是过去三年的总和。虽然研发费用提升是好现象,但疯狂增长的研发数字,同样体现出美团战略的激进。

众所周知,美团并不是华为等研发驱动型企业,而是O2O这类流量驱动型公司。大规模研发投入的基础是现有业务的运营良好。

例如阿里巴巴,也是近3年才开始斥巨资研发。美团方向没错,但时机却不成熟。长年亏损、刚刚上市、对手强大、业务转型,诸多利空利空因素之下,正是美团最为虚弱之时,此时大规模投入研发的理由无非有二:1.转移外界注意力,尤其是资本市场视角;2.对未来感到焦虑,从而采取的应急之策。

综合来看,2018年美团倾力打造的诸多业务、投入虽有亮点,但瑕疵更多。加之,激进保守间的快速切换。种种迹象表明,这并非美团执行上的问题,而是战略上的失败。

Food+超级平台的弊端

事实上,2018年并非美团首次战略上的“滑铁卢”。

此前,王兴将“无边界”战略,缩小为有边界的“Food+超级平台”,就已经说明美团已经“怂”了。

长期以来,美团都在奉行“无边界”战略。看似比电商为核心的阿里巴巴、社交为核心的腾讯格局更高。但纵观全球,所有企业都有着自己的边界,因为消费者的消费,是有边界的。人民网在“三评‘新经济’之一”中也指出:可以跨界,但不能没有边界。

对于企业来说,边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核心竞争力在哪、核心竞争力有多强。

结合阿里巴巴、腾讯以各自核心为轴,逐渐形成成功的商业闭环的案例。足以证明美团的“无边界”战略,从理论到实操都太过理想主义。

相信美团CEO王兴也觉察到这一点,其将“无边界”战略转变为当下的“Food+超级平台”,也就是以到店餐饮、外卖为核心,连接其他业务。

这一战略,相比阿里巴巴、腾讯,低了不止一个层次,最致命的问题是该战略缺乏系统性、策划性,甚至类似“盲人摸象”。

核心竞争力的缺失

此言有着绝对的数据支撑。从纸面上看,餐饮外卖营收在总营收占比超过了50%,面对阿里数十亿美元的投入,美团也守住了国内约63%的外卖市场。这些足够作为美团的业务核心。

缺点在于,这些核心业务无法与其他业务形成有效的联动、闭环。以美团30亿美元买下的摩拜为例,并没有给其带来预想的高频用户。按照美团点评投资人、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的思路,应该会有不少用户选择骑行摩拜吃饭、看电影,收购摩拜并置于美团APP下,似乎水到渠成。但实际上,骑行、外卖相对重合的用户群体,让美团的期待落空。

对此,有专家表示,美团收购摩拜算不上个好买卖,因为似乎双方都没落下多大好处。摩拜的品牌效应,会因归到美团APP而大受影响;而摩拜用户,也很难下载美团APP并从中登录,由此选择美团其他应用的就更少之又少了。

摩拜的尴尬,凸显出美团的困境所在。习惯与便利性,是影响用户选择的重要因素。在O2O成熟泛滥的中国,用户有太多的线上选择。线下需求的即时便利性,反而比线上端口的丰富度更有竞争力。一个消费者聚完餐,需要骑车回家,他使用摩拜还是OFO,只在于眼前有什么车可用,而不是谁的线上应用更丰富。

显然,美团“吃+一切”的策略构想,做大做全流量入口,忽视了消费者的上述特性,也注定了美团不能通过简单模块扩张,产生1+1>2的溢出效应。

如果具象到业务端,美团的酒店旅行、共享单车、网约车等业务,以餐饮外卖为链接,颇有生搬硬套的味道,短期来看并不能形成闭环、协同性值得考量。

反应到数据上,除酒旅业务外,美团其余业务的毛利率都不高。数据显示,美团2018年外卖业务的毛利率仅13.8%、新业务毛利率为-37.9%。这些因素叠加之下,导致了美团整体业务的大而不去强,核心竞争力的薄弱。

反观阿里巴巴旗下淘宝、支付宝、花呗、四大物流等电商业务,以及腾讯的微信、QQ、游戏、邮箱等社交业务,均为共生关系,方便用户“即来即走”,各个业务分工明确,联动密切,保证了企业良好的循环盈利能力。

除了业务端的尴尬表现,市场端的境遇也不理想。Food+超级平台战略,也让美团在各个领域树敌,也意味着美团要在多个领域烧钱抢占市场。面对强敌环伺,美团有多大胜算。目前都是未知数,毕竟光看对手的名字,就已足够吓人。

“四面楚歌”还是“十面埋伏”?

当年,慈禧太后同时对英、法、美、德、意、日、俄、奥地利、西班牙、比利时、荷兰这11个国家宣战,可谓亘古未有。这一愚蠢举动也让自己被迫扮成农妇逃离北平,弄得狼狈不堪。

历史不止一次告诉我们,树敌太多会遭到围殴,商业市场不是卡萨布兰卡,美团也不是李小龙。

不幸的是,美团正在陷入类似尴尬。看看各业务端口的市场表现,就再明白不过。

外卖方面,有阿里旗下饿了么;酒旅方面,有阿里旗下飞猪,还有携程、途牛等;团购到店方面,有阿里旗下口碑;共享单车方面,有滴滴旗下的青桔单车、小蓝单车等;网约车方面,有滴滴打车;支付方面,有阿里旗下的支付宝、腾讯旗下的微信支付。

梳理下来,美团主要业务的对手有阿里巴巴、滴滴两大派系。

阿里巴巴“坚壁清野”

先来看阿里巴巴,作为美团的“前任”,二者已由“曾相爱”变成“正相杀”。

当下王兴“怒怼”马云一事,还要从美团早期融资开始说起。

美团在B、C轮融资时,阿里巴巴曾参与进来,二者进入了短暂“蜜月期”。但在2015年时,面对阿里将美团应用程序与其应用完全整合的要求,王兴因怕失去控制权,加之看中了腾讯社交属性带来的流量,于是放弃了阿里巴巴,投靠了腾讯。阿里巴巴也就此从美团退股,二者宣布分手。

随后,二者反目,阿里巴巴在同年砸重金复活“口碑网”,并以此为基础推出“口碑”,挑战美团的到店业务。随后不惜高溢价收购饿了么,以抗衡美团外卖业务。后又打造旅行平台飞猪以阻击美团酒旅业务。

前任不惜一切的报复,在2018年达到高潮。到店业务方面,“2018口碑新店商峰会”上,口碑对外公布了最新数据,口碑平台入驻商户已超过250万,单日交易笔数超过3000万笔。

外卖方面,去年年初,饿了么新招超过2000名员工,口碑净增超过4000人城市业务团队,而根据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总裁、饿了么CEO王磊的口径,接下来仍然计划招聘超过5000名新员工。甚至出现逼迫商户在饿了么与美团之间“二选一”的乱象。

随后的2018年10月,饿了么和口碑合并的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正式成立,这意味着阿里巴巴的生态系统中,一个“小美团”呼之欲出。

令美团倍感压力的是,口碑和饿了么一起在676个城市服务商家达到350万。在饿了么的平台上,有66.7万的月度活跃骑手为消费者服务,平均每个用户每年下单近20次;在口碑的平台上,1.67亿月度活跃用户充分享受着不输美团的到店服务。

明眼人都看得出,饿了么与口碑既独立发展又协同配合,目的就是在2019年对美团到店、外卖两大业务发起总攻。

强敌在前,美团却显露颓势。首先是酒旅合并的到店业务在2018你年第四季度增速放缓,同比增长11.9%,低于上个季度的46.8%。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外卖、新业务的崛起,到店、酒旅业务在美团2018年的总营收中占比仅为23.2%,相比2017年的29.6%有大幅下降。证明这部分业务的重要性正在降低。

急功近利

传统优势领域外卖方面,也不乐观。2018年第四季度,美团外卖的订单增量在放缓,同比增长只有35%。从体量上,外卖收入达到110.1亿元,同比增长66%,增速较上季度的85%继续放缓。而相比于第三季度112亿元的收入,甚至出现了负增长。毛利率方面,第四季度餐饮外卖的毛利率为13.4%,同样低于第三季度的16.6%。

另一方面,美团外卖贡献的佣金收入从202.8亿增加到357.2亿,同比增长76.1%。高于外卖营收的增速。

有专家认为,这一现象是美团此前提佣的后遗症,虽然短期能够增加业绩,但绝非长久之计。

专家的观点并非无稽之谈,虽然美团外卖的变现率从2016年的9%,上升至2018年的13.5%。2018年,美团的整体变现率达到12.6%,短期收效明显。

但要正视一点,美团外卖逐步上涨佣金,从15%涨到18%,再到19%。2019年,有地区甚至高达26%,这无形中损害了许多餐饮商家的利益,让其无利可赚。

部分商家可能会转战饿了么。同时,剩下的商家必会将这部分成本转嫁给消费者,亦有消费者表示,美团订餐优惠比以前少了。一些消费者也有可能流向饿了么。此消彼长之下,当商家或消费者无法承载美团外卖带来的高成本时,则是大厦坍塌之际。显然,美团此举似乎急功近利,适得其反。

高成长的飞猪

另一方面,阿里巴巴对美团酒旅方面的冲击同样不可小觑。

酒旅是美团已盈利的项目,2018年第四季度,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交易金额同比增长11.9%至44.7亿元。营收为45.94亿元,同比增长48.1%,比上季度增速略有提升。

但阿里旗下的飞猪也在2018年开足马力,瞄准了高星酒店的“奶酪”,在高举低佣金大旗同时,联手首旅酒店、石基信息推出“未来酒店”等措施拉拢酒店资源。

并且,飞猪宣布与汉莎航空达成战略合作,平台上航空公司旗舰店已超70家。再结合与高星酒店的合作,飞猪“全球游”计划正紧密布局。同时,在用户黏性方面飞猪也排名行业第一。

从目前来看,飞猪与美团、携程已成为OTA平台三巨头。虽市场占有率尚不及美团,但从成长性来看,飞猪则更胜一筹。

“在线旅游的核心仍是流量之争,得流量者得天下。”业内专家包力维表示。

撑起飞猪流量的是阿里巴巴,显然比美团高出不止一个量级。虽然美团有腾讯支持,但此前其公然反抗腾讯,拒绝腾讯“美团不能做打车业务”的条款,随后又拿下第三方支付牌照,这些显然已降腾讯激怒。

可以看出,屈于腾讯、阿里巴巴,显然不是美团CEO王兴的性格,其志在将美团打造成新的BAT。从这个角度分析,腾讯对美团流量上的支持还会有多久呢?

来看看专业机构的意见。

“正如我们预期,阿里通过整合饿了么和口碑强势切入本地生活服务后,美团在外卖业务上的竞争压力开始显现。”国金证券分析师唐川表示。“从数据上来看,虽然随着城市的下沉,到店业务的MAU与整体MAU趋势保持一致,但是从DAU上看,用户在到家业务端和到店业务端的粘性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背离。”

在唐川看来,美团2018年第四季度业绩,已开始反应出C端流量红利的衰减和阿里的竞争压力。而且,本地生活服务O2O业务的特性,也决定了这是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和消耗战。其表示:“我们判断2019年公司的费用率和现金流仍将持续面临挑战。2019年对于美团是整体压力较大的一年。”

不可否认,阿里巴巴的竞争手段确实高明,出招精准且生猛。到店、外卖、酒旅三大布局均打在美团的咽喉之处,令美团被迫参与到自身核心业务的营销大战中。

对于阿里巴巴来说,最不缺的就是钱,但美团则不同,刚刚上市,羽翼未丰,过度营销极易引发资本市场信心不足。相信若不是OFO的溃败,阿里巴巴与美团的下一个竞技场必在在共享单车领域,如此一来便形成“坚壁清野”之势,令美团首尾不能相顾。

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王兴的怒怼也显示出了无奈和迷茫。

不过,阿里巴巴不是美团唯一的敌人。

在该领域,美团还要面对另一只拦路虎---滴滴出行。从打造青桔单车到“复活”小蓝单车,滴滴在共享单车上对美团的发难,其实无形之中帮了阿里巴巴一个大忙。

滴滴“铁壁合围”

从战略上看,没有边界的美团,或许认为自己永远不会陷入包围圈中。即便是阿里巴巴,也难以凭一己之力,短期内将美团的路完全堵死。但滴滴的发难,则似乎堵住了美团寄予厚望的突破口。

从业务占比来看,以网约车、共享单车为主的新业务,对美团来说日趋重要,这也是美团躲避阿里巴巴锋芒的绝佳去处。但在出行方面,滴滴显然不想与任何人分一杯羹。

OFO褪去后,美团旗下的摩拜一家独大。但在2018年中国共享单车平台口碑榜中,滴滴旗下的青桔单车以7.93分成为引领,摩拜单车弱于哈罗单车仅为第三。从各维度口碑得分看来,青桔单车在骑行体验和投诉处理维度排名第一。同时,滴滴复活了此前骑行体验超强的小蓝单车,都是对摩拜的挑战。

抛开滴滴的竞争,从美团目前的状态来看,共享单车也并非是一门好生意。

2018年4月,美团点评以155.64亿元的对价收购摩拜100%股权,其中现金94.44亿元、发行58.88亿元的优先股、2.32亿元的股权替换。摩拜净资产27.43亿元,这一收购形成了128.21亿元商誉,也就是说基本上是溢价5倍左右收购了摩拜的资产,美团2018财报可以清楚呈现,摩拜单车贡献了美团亏损的41%。这便是前文指出,美团2018年共享单车业务亏损的起因。

假设,此时手握两大共享单车品牌的滴滴,再次掀起烧钱大战,那么美团胜算能有几何呢?

在共享单车上短期亏损并不可怕,陷入烧钱“无底洞”才是真正的麻烦。

毕竟从行业来看,共享单车的盈利还遥遥无期。

知名互联网分析人士于斌认为,这几年里,无论是哪家共享单车公司,都没有找到太好的商业盈利模式,仅仅依靠收取用户使用单车每小时一元钱的营收模式根本无法让公司形成“自我造血”能力,于是各家共享单车厂商只能不断从资本市场上通过多轮融资来支撑下去。而当资本市场最终失去耐心的时候,也就是这个领域到了接受最严格考验的时候,失去了融资的共享单车显然不足以自我成长。

从资本端看,对于目前以餐饮外卖和酒旅业务为主营的美团来说,即便共享单车盈利,对其主营业务也并不会有太大提升,也就是说不会产生太大的协同效应。但持续投入则会严重影响美团的业绩,资本市场想必难以接受。

而对专注出行的滴滴来说,虽然共享单车也是门亏损生意,却是必做之事。类似京东物流虽然亏损,但关乎自身电商布局,因此即使亏损也要继续经营。

共享单车之于滴滴,如同物流之于美团。由此看来,针对共享单车亏损一事,滴滴背后的资本方,会比美团的投资者更加宽容。

另一方面,虽然目前滴滴在共享单车的市场占有率稍逊一筹,但在网约车上,滴滴却比美团强大几个量级。相关资料显示,截止2018年6月30日,滴滴出行的DAU数据达到1468.2万;美团打车仅为16.05万。

昙花一现

玩味的是,美团打车在2018年上半年获得的16.05万DAU,又花费了多少成本呢?

2017年,美团打车宣布在南京上线,随后取得了多个一二线城市的打车牌照。王兴对外宣布,正式进军网约车市场,不仅在南京试验而要向全国多个城市进军,而且和滴滴打车相比,平台扣费滴滴为20%,美团只要8%。在外泄的美团内部邮件中,王兴计划补贴十亿,宣誓拿下一定市场份额。

美团的招股书也显示,2017年推出试点网约车服务令网约车司机成本由2016年的零增至2017年的人民币2.93亿元。由2017年截至4月30日的580万元,增至2018年同期的9.759亿元。这意味着,4个月,仅两个城市就要付出超近10亿的司机成本。

通过数据可知,美团在布局网约车时,采取了烧钱模式与滴滴对抗,不过只是昙花一现。随着上海市交通委多次约谈监管,要求美团不得以低价竞争搅乱市场,其对外宣传广告语中不得出现“1元钱出发”和“低价出发”等误导消费者行为的内容,让疯狂的美团打车高额补贴就此终结。

某种程度来说,上海市交通委对美团打车烧钱模式的叫停,是救了美团一命。

据新京报报道,滴滴出行创业6年亏损390亿。

美团在共享单车业务巨亏,到店、酒店旅游增速放缓,最为核心的外卖业务首次出现环比负增长时,已经无力与滴滴进行烧钱大战了。这也意味着美团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在网约车方面无法与滴滴抗衡。

这段空白期,则给了滴滴机会。

为了应对监管,滴滴塑造了自由车辆,并通过租赁公司间接控制,尝试用ABS融资、汽车金融等各类金融方式间接掌控更多有效运力,甚至从汽车厂商集采定制化车辆以降低运营成本。随着滴滴对运力端掌控力增强,极大避免美团通过拉拢租赁公司挖角运力,形成了较高的壁垒。目前来看,美团对此毫无办法,似乎陷入了死局。

无独有偶,美团以补贴造势,用低抽佣提高运力,虽然符合司机需求,但模式并不健康。以补贴为运营手段,明显是为了与滴滴抢夺运力,8%的提成策略,虽提升了司机的积极性,但平台运力与出行需求的不匹配,反而会降低司机收入,导致运力重归滴滴。

有媒体报道,浦东某汽车租赁公司员工透露,其公司当前来租车的司机98%都选择了滴滴。这便是最好证明。

美团与滴滴的鏖战,最难受的莫过于二者共同的大金主腾讯,毕竟二者“内斗”,烧的是自己的钱。从此角度看,美团与滴滴之争,或许最开心是阿里巴巴。

资本前景如何?

不但是在市场端、业务端,美团面临强敌强压,陷入困境,资本端的处境也很不理想。

美团的Food+超级平台战略,看似无边界,实则处处碰壁。这不仅让美团的业务端疲惫,也导致其资本端乏力。

在公布财报后的2019年3月12日、2019年3月13日,美团股价分别大跌11.12%和4.87%。市值蒸发超过350亿港元。

一些券商对美团的前景也不看好。

3月19日,中国通海证券发表研报表示,首次给予美团卖出评级,目标价34.33港元,较昨日收盘价更是有37%的下跌空间。

据了解,美团总股本为56.6亿股,券商给予美团市值评估为1943亿港元,还有1000亿港元跌幅。值得注意的是,美团上市时市值为3900亿,也就是和半年前相比,券商已将其估值下调了2000亿港元左右。

中国通海证券表示:我们首次以非共识给予美团点评卖出评级,因为市场似乎没有完全抵消负面的连锁效应来自各部门不断升级的竞争压力和依赖补贴导致周转时间长于预期。来自核心产品外卖部分的竞争压力、共享单车持续亏损以及成本超支压缩利润率的风险使我们不断上扬场边。我们给予34.33港元的目标价意味着美团有37%的下跌空间。首次覆盖卖出评级:股票看起来没有吸引力。目前阶段,在2020年预期市盈率为82.4倍,并且没有明显的上行空间催化剂,缺乏新的可见性举措。我们基于SOTP的PT为34.33港元,相当于51.5倍2020E的市盈率。

华融证券的Jackson Wong也称:“我真的认为美团要证明他们的估值还要做很多工作。在有了更好的运营数据前我不推荐现在购买美团股票。”

除券商外,美国Fool网站的科技和消费品专家Leo Sun表示:“美团点评没有盈利,而且亏损还在扩大,因此难以进行估值。虽然我认为市销率不到4倍不一定‘估值高’,但如果不能减少亏损市销率肯定会下降。”

就在中国通海证券发表研报的同一天,也就是3月19日,美团收盘价51.95港元,和股价高点74港元相比,跌幅为30%;市值已经跌去1250亿港元。而和发行价的69港元相比,美团现在还破发大约25%。通海证券的研报也被视作“神预言”。

当然,业内对美团未来资本走向的看空,还有6个月禁售期即将结束的因素。根据美团此前披露的数据显示,除去腾讯、红杉资本持有的股份,美团点评在2019年3月20日解禁的B类股近27亿,按照3月19日的收盘价51.95港元计算,美团的解禁市值将超过1400亿港元。限售股解禁比例较高,上市前投资者大幅减持套现将极可能地造成美团股价短期大幅波动。

结合这些利空因素,美团资本端的乏力表现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相比上市后投资者的亏损,早期系列A-C优先股投资者还是大赚了一笔,足足割了一次韭菜。

据了解,美团2015年9月之前共进行了A、B、C、D四轮融资,调整后对应股份数量分别为136万股、208万股、125万股、111万股,对应持股成本分别为0.69港元、1.89港元、15.75港元、49.62港元。若按美团截至3月12日收盘价52.35港元计算,上述投资对应浮盈分别为7461%、2674%、232%、5%。

对此,国金证券分析师唐川认为,从投资时间来看,早期风险资本基本到了基金退出的时间,即使不全数出售,也会需要通过部分减持套现来实现目标回报率。短期来看,由于签立禁售承诺的其他IPO前投资者所持股份占比达44%相较于同期新经济股小米(其解禁股数约占总发行股数的25%),美团的减持压力更大。

美团的资本前景,可想而知。

针对以上问题,铑财向美团方面发函,截至目前未收到相关回应。

更大的危机

面对诸多利空因素,美团应如何破局呢?

美团自2010年初创成立,到行业独角兽,再进化为市值高达3000亿港元的资本怪兽。一路鲸吞海啸般的激进扩张,让美团失去了快与稳的平衡。造就这一后果的第一责任人,毫无疑问是美团的创始人兼CEO王兴。

从校内网到饭否网,一直到如今的美团。王兴的创业历程,让其获赞无数。个性强、有手腕、战略眼光高是外界对王兴的普遍评价,但最多的评价还是:有野心。从“无边界”到”“Food+超级平台”、从阿里巴巴到腾讯,都体现了这一点。

从团购、到外卖、再到本地生活服务,美团也一直再按照王兴的设想下进行着这场“无限游戏”。但王兴忽略了一点,市场无边界,但消费者的需求有边界;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虽然不设边界,却有时间限制。广撒网的粗放模式、总体毛利较低的业务群,加之强敌环伺,显然无法让美团的游戏继续下去。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美团当下之窘境,源于多元化战略受阻、多分发散的业务,导致缺失核心主线的业务协同,也降低了核心竞争力。外部看似无边界、实力强大的美团,已在市场端、业务端、资本端处处碰壁、陷入重围。一定意义上说,这比单纯的财务亏损,更为可怕,也是美团更大的危机所在。

与其“怒怼”马云,自乱阵脚,不如静思、做出务实改变。

一切皆可为,终将无作为。其实,细分美团的优势业务,无论是酒店到店、还是外卖,都还有市场潜力可挖掘,如何去繁入简、聚焦核心业务,以提高用户黏度为抓手,在强敌环伺的C端市场立足,才是王兴真正需要做的事情。同时,其也并没丢失O2O平台的核心---消费者。无论团购、外卖、共享单车,都极大提升了消费者的生活质量,这是美团最大的财富,也是其生存发展的根基所在。

如何保住夯实这笔财富,正如王兴在企业内部信中强调的,“在互联网上半场,基本功不太好,还可以靠红利、靠战略、靠资源带动快速发展,但到了下半场,基本功不过关,活下去都很难。”

在铑财看来,野心也好、雄心也罢,都需要实力支撑。放眼中国经济的新常态,野蛮扩张粗放式的发展模式已经过时,各行业都在强调精耕细作高质量发展。这意味着美团的基本功打造非一朝一夕,却是必须之举。同时,也意味着美团将收缩甚至放弃部分战线,这对习惯了快速奔跑的美团及部分投资者来说,都是一个痛苦艰难的抉择,也不排除新危机的产生。

如何平衡实现软着陆、如何放下浮躁从心出发、又如何快速扭转市场端、业务端、资本端的多重困境,考验着王兴的经管智慧,铑财也将持续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